燕京啤酒股票:基层警察的生活是怎样的?故事档案局

发布时间:2020-05-22 20:00:15   来源:网络
2012 年夏天,一个环卫工在四环路绿化带发现一个麻袋,里面是一个小女孩的尸体。肢体被剖开,腐烂不堪。

那是我工作第二年,记得当时和同事们抬她上担架,她的身体轻的像一只小猫。

2012 年夏,清晨 7 点。北京四环某段路被交通队封了一半,车流停滞,不时有人探出车窗,好奇地将目光越过蓝白色警戒线。

警戒线的中央,不是被封闭的道路,而是一段绿化带。几名穿制服的警察正把脸贴在监控录像杆上,抄写治安探头的编号。剩下的警察弓着背,窝在齐腰深的灌木丛里搜寻,一个塑料袋、一个烟头、一个避孕套。众多捡垃圾的警察当中,有个大高个儿,腰弯得特别费劲,那个人就是我。

翻找的同时,我叼着烟卷,必须大口吮吸,使烟雾充斥鼻腔,竭力用焦油抵挡另一种气味——那股死命往我鼻孔里钻的尸臭

尸臭来自一个米黄色的编织袋。

有个鉴定中心的小伙子,正戴着厚口罩,大气不敢喘地搬着这个编织袋。我暗暗庆幸自己运气还算好的。

两个小时前,村里清洁队正在清理绿化带,有工人发现这个长约 80 公分的编织袋,外面用毯子包裹,并用尼龙绳捆绑。

工人想把编织袋装车扔掉,但在搬运过程中,他发现袋子表面湿滑,再从上到下一摸,他慌了——一条人腿!?

那天我同事值班,他在电话里听到案情,以为八成是个猪腿羊腿。结果他带我赶到现场,抽了两下鼻子就开始骂街:「完蛋!又一个大活儿!」

人体的尸臭辨识度极高,就像堆积多日的垃圾,而且气味经久不散。民警到这种高腐现场侦查,回家后老婆一定会翻着白眼,把背心,裤衩,袜子全部扔掉。

沾染上人命的味道,根本洗不干净。

我们一边工作,一边打赌。有人说肯定是司机肇事逃逸,把尸体扔在路边,另一个同事却指着尸包问,包裹得那么严实,临时起意哪能准备这么好。

没多久,老法医冲我们摆摆手,意思是叫我们帮忙抬尸体。

我小步跑过去,和其他三人分别拉着编织袋的一角,缓缓往外抬着。

抬到一半时,我率先放下袋子。「不能再抬了,再拖下去就散了。」

法医割开编织袋上的麻绳,一点点把袋子里的东西翻出来。

很快,一双分辨不出颜色的小脚丫暴露在空气中,我们谁都不说话了。那明显是个孩子的脚。

我管同事又要了一根烟。

初步来看,女孩尸体蜷缩,头部被黑色塑料袋罩住,脸上覆盖白毛巾,嘴里塞着两团纸。上身穿着条纹编织的带有「卡通狗」图案的粉色短袖童衣。

除此之外,小女孩腹部有条长长的口子,我没再往细了看。

说来也怪,这具尸体轻得出奇,即使对一个小女孩来说。我们几个抬着担架上车时,感觉就像抬着一只猫。

女孩的身份很快出来了,她叫小雪,今年 9 岁,父母都是生意人。

4 天前,下午 3 点,小雪和妈妈说自己要下楼跳皮筋,从此再无音讯。派出所民警立为疑似被侵害案件开展侦查。

我负责到小雪走丢的小区内走访。有位热心的大爷告诉我,小雪出事之前,曾和一个男孩在一起玩。

男孩叫小华,家住 3 单元。我敲开小华的家门,他的父母都不在,只有奶奶正在给他喂饭。

小华今年才 5、6 岁,戴着黑框眼镜,眼睛直勾勾看着电视。

我问小华,那天小雪是不是跟谁走了。他扶了扶眼镜,郑重其事地告诉我:「小雪姐姐去找红毛大狗狗去了。」

我问了好几遍,他一直翻来覆去说这句话。

小华的奶奶已经开始怒视我。我没敢再问下去,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的孩子掺和到这种事来。

我更害怕的是,透露过多案件信息,会引起周围群众的恐慌,如果凶手就在附近,就等于在打草惊蛇。

回到鉴定中心,一对中年夫妇正好来辨认尸体。

男人满头白发,四十岁上下,穿着整洁。相比起来,他身旁的女人很狼狈,衣服散乱,眼神迷茫,似乎没了调焦功能,只能在男人搀扶下慢慢往前挪。

法医面无表情领着他们来到存尸处。

此时尸体已经被消毒水洗去血污,露出原貌。

小雪半睁眼睛躺在床上,腹部伤口大概有两拳宽。

她浑身大小伤口有十几处,衣服上却没沾染任何血迹。也就是说,凶手在杀死小雪后,试图分尸失败,最后又给她穿上了衣服。

更进一步的尸检结果出来了。

尸体舌大骨骨折,机械性窒息而死。腹部被开膛,大量脏器缺失,下体腐烂无法检查,但结合赤裸的情况,有可能为被性侵后杀害。

小雪的母亲进屋就开始痛哭,看到尸体的一刹那,她瞬间止住哭声,蹲在地上不停干呕,拼命拉扯自己的头发。

男人搀扶着她,面无表情。

「你们小区有人养了一条红色的狗吗?」我问道。

男人困惑地看着我,「没听说。」

我补充道,小雪可能被人骗走了,有小孩说,那人说自己有一条红色的大狗。

「我们家小雪特别乖,不可能跟别人走。」角落里的女人还是一副愣住的表情,动也不动。

男人陷入回忆,说自己的女儿很喜欢狗,衣服上,文具盒上全都是各种狗狗的图案。

说着说着,男人抬起了头,想抑制留出的眼泪。

我静静等待男人调整情绪,他礼貌地向我点点头,把我叫出房间,递来一根烟。我婉拒了。

他开始不停地问,诸如「什么时候发现的」,「死因是什么」,「是被害死还是怎么死的。」

我不清楚他问这些是什么意思,不敢轻易回答。

他先看出了我的顾虑。「警官,你不用担心,我不是想找谁的麻烦。」男人深吸口烟,脸挤成一团,又马上舒展开,话里带着哭腔:「我只想知道她走的时候遭不遭罪。」

「回头再说吧。先去看录像。」我无法正视他的眼睛。

在抛尸地点,有两个治安探头拍下一些画面。

小女孩失踪后的第 2 天,深夜 11 时许,一辆无牌照的黑色帕萨特驶过,车上下来个腰背佝偻的中年男人,他把尸袋扔到绿化带,随后又回到副驾驶,车辆离开,之后的录像已经难以追查。

治安探头在夜间看的不是很清楚,只能分析凶手的大概形象。男子右脚似乎有些瘸,穿一件灰色长夹克,50 多岁样子。

我们起初甚至怀疑到了女孩的姥爷身上。因为监控中男子的步态穿着,和姥爷十分相似。

结果询问几个小时后,发现女孩姥爷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,数人可以为他作证。

剩下的线索还有一个——那辆帕萨特。一辆黑色的车,右后轮胎轮毂缺失,但是车没有牌照。

调查后,我们发现这辆帕萨特在运送凶手之前,载过不同的乘客。它很可能是辆黑车。

那段时间,北京市正专项打击黑车。这行本身涉嫌非法运营,一旦抓到,扣车罚款。

派出所民警叫来 10 多个车辆被城管扣下的黑车司机,把监控录像里的图片交给他们辨认。

司机们坐在会议室里,你看我,我看你,没人吭声。

队长拍出了 1000 块钱,指明谁找到黑车司机,谁就拿走。

大家还是傻愣愣看着他。

队长走出门口,打电话请示了一下,转身进屋。

「谁找到车主,谁就拿车钥匙到城管领车。」

一瞬间,车主们就像股票经纪人一样,热火朝天地打起电话。

两个小时过后,等到所有人都散了,有个中年男人走到我们身边,低声说:「大哥,我知道是谁的车。」

车主叫老刘,42 岁,前年在二手车市场买了辆帕萨特,春节时出过事故,右后轮胎撞上马路牙子,胎是补上了,但是轮毂部分就没修。

我问中年男人,老刘家里养没养狗,他摇摇头说不知道。

下午两点,我们全警队十几个便衣民警,每隔 20 米一个,在老刘经常出没的地铁站附近等着。

3 小时过后,老刘开着那辆黑色帕萨特,就停在马路对面。

我过去敲了敲副驾驶车门,老刘斜过身子帮我拉车门,就在这时,同事上半身探进驾驶座窗户,一把拔下车钥匙。老刘刚要叫骂,就被我们死死按住。「警察!别动!」

到了派出所,领导交代,必须问清楚,谁知道这人是不是同案。

我们让老刘坐到铁椅子上,他立刻就不干了,「你们要干什么!」

我冲他亮了亮传唤证,说自己是刑警,今天对他是刑事传唤。

「你这两天都拉过谁?」

因为不清楚他是不是同案,所以我们的话只能点到这种程度。

老刘想了半天,开始回忆最近的事,突然反应过来,说那天晚上 11 点多,接到一个熟客电话。

他开到朝南小区,接上那人才发现,对方拿着一个裹得很严实的大包,说里面是他们家哈士奇的尸体,准备拉到路边找地方埋了。

老刘还不乐意来着,后来客人说多出钱,他才勉强同意。

我们从老刘手机里翻出了对方的电话,存的名字是「朝南小区梁」。

该手机号并未实名注册,通过查询,有个快递收件的信息,收件人叫梁汉龙,地址就在朝南小区。

我们找出了北京所有叫梁汉龙及同音的人,年龄和其他条件符合的共有 100 多名。

内勤女孩把照片铺在两张 A4 纸上,侦查员们很快找到了正主。

梁汉龙,男,53 岁,本地人。90 年代曾有过喝酒斗殴的前科,还没到检察院就被取保候审,法院判了缓刑。很明显,他为了这事儿赔了不少钱。

2000 年左右,梁汉龙从国企钢厂下岗,之后一直无业,干点零碎活,平时在朝南小区外面摆摊。

他的老婆是他钢厂同事的女儿,比梁汉龙大 1 岁,现在是大型超市的采购员。

最关键的信息是,梁汉龙所住的朝南小区,距离出事女孩的小区仅有两个街区。

队长制订了抓捕和取证计划。

5 个侦查员到梁汉龙家门口蹲着挂外线,随时准备。

派出所的民警前往朝南小区门口,调取案发当天晚上的监控录像,锁定嫌疑人的轨迹。

很快,监控录像就出结果了。案发当天晚 11 点,梁汉龙半抱半拖着大包裹,鬼鬼祟祟从小区出来。老刘的黑车就在门口等着。

起初俩人明显发生争执,大约两分钟过后,老刘帮着梁汉龙把包裹拖上了车,开走了。

看完录像,时间是凌晨三点,我们一群人坐在会议室。队长面对满桌子的烟灰缸和餐盒,他拿起对讲机:「动手!」

梁汉龙被带进讯问室的时候,只穿着背心和内裤,外面套着件外套。

他老婆也被带来了,个子很矮,嗓门倒不小。从进门开始就嚷嚷有冤情,要见领导。

队长上前一步,低着头看着她的眼睛。

「我就是领导,有事和我说吧。」

她斜着眼,上下扫视队长,「你官儿不够大,叫穿白衬衫的来。」

反观梁汉龙,普通中年男模样,肚皮圆滚滚一圈肉,发际线已经无法再退后,鼻子上破裂的毛细血管纵横交错。

他挺胸凸肚地站在那冷笑,但注意力仍然在观察自己的老婆,一看就知道这人很怕老婆。

至于小雪被害这事儿,究竟是两个人事后合谋,还是一个人单干,我们警方也不敢妄言。

队长制订了策略,先突击梁汉龙的老婆。

我和同事把梁的老婆带到讯问室,她用各种不堪入耳的脏话骂了我们一路,嘴快得像机关枪。

我按照她的语速回了几句,顿时感到脑袋一阵缺氧。

进了讯问室,她更是大喊大叫,就是不肯坐在铁椅子上。

我用一句话就让她安静了下来。

「你孩子在哪呢?一会要是没事自然放你回家。」

她瞪了我一眼。老老实实地坐了下去,说自己的孩子考完高考,出北京玩去了。

「你老公喜欢孩子吗?」我盯着她眉心问,这句话一语双关。